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都市言情  »  [姻缘](18)作者:caty1129
[姻缘](18)作者:caty1129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影音先锋资源 影音先锋电影 先锋影音 影音先锋资源站]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作者:caty1129
字数:8447
前文链接:thread-9167619-1-1.html


             (十八)

  「想让我怀上你的……」半个月后的某天夜里,湘文在把丽、琴送至会所他
男的房间后,返回别墅中时,全身赤裸、满是虐痕的语主动对他招手,示意让他
坐至她的身边,疑惑的湘文到她身边坐下后,语出声对他问出这话。

  「我……」湘文听后,神色很是犹豫,他心里清楚,这旁坐之人这番问话,
心内必有所图,所以他迟疑了许久,迟迟未有应答。

  「我听说了你在复婚仪式上做出的几条下贱承诺,也了解过你同那两个骚货
成婚这些年来,她们一直忙着为奸夫们……直到如今,你仍未有一个亲生子女。

  但是我却可以同你性交,并且怀上你的种,为你生一个,只要……「

  『我就知道她是有条件的。』湘文暗自猜准了这女人的性情,同时也着实被
她所说的这一番话弄得大为动心。成婚以来这幺多年,湘文、丽、琴一直存在遗
憾,就是没能拥有属于他们的孩子,而为了夺回两妻,他不得不在复婚仪式前答
应下那个黑人的条件,并当众说出来,已经基本断了丽、琴为他产子的可能,所
以现下语的话语确实令他很心动。

  「先说说你的条件。」无论是埋地一年,还是夺他家业,或是逼娶进门……

  这女人所使的种种手段都让湘文时刻心惊,如今两人虽已成了名义上的夫妻,
但湘文对她的暗自提防却一刻也未停止过。

  「我提供一切条件,你在一个月里开发出一种让人检测不出、能令一个人处
于长期昏迷的药,并且在一年之内研发出至少五种新的药丸。」

  「我……」

  「你先别急着决定,先听我说下去,」湘文看着一脸淡定的语在制止了自已
应答后,脸上的表情变得极为複杂后,不由静听着她接着所说之话:「这些天来
她都不让我锁门,想来你们也都看到了,我从小就被两个后母……而我在那个家
族里没有一点地位,就因为我的亲生母亲偷人而莫明死去,就因为我有三个后母
所出的弟弟,就因为父亲对我极其冷漠……所以那前一次的婚姻就是在冷漠的父
亲和两个后母的操办下,我像个木偶般被他们摆弄,所以我这次才抢先一步,先
嫁给……父亲知道后大是震怒,我就想……」

  「想弄种让他……」

  「对!只要他一倒下,两个后母的心思肯定会有所转移,用到各自儿子的身
上,更有可能把矛盾进一步激化,转而投入全副心思争夺那庞大家业。我趁这时
不仅能从中取利,还能藉势把属于我的公司做大,进而有可能获得足够的资本,
彻底地脱离他们的控制。」

  『也是可怜人呀!看着她那满身的伤痕,想到她从小就被后母排挤,想来她
不喜异性,又喜性虐,同性的癖好就是因此而来。』看着面前名义上已属自已妻
子的语,湘文反覆思量后开口问道:「你想得是不是太简单了?就算我弄出那药
来,这幺大家业的掌权人,你的父亲就会没有一点防备,让你轻易对他下药?」

  「这个你不用操心,我自有办法,你只要答应下这事,这个月我就属于你的
了。你应下了?」

  湘文不答,只轻轻点了下头算是回应。语看到男人点头后,神情大变,很是
喜悦。

  没过多久,两人出现在了主卧之中,先是一通激烈的热吻,接下来两人唇分
时,语第一次带有感情地对着湘文呼了句「老公」后,躺到大床上,发情般分开
了两腿,露出她那仍红肿着的小穴。

  湘文同语结婚这幺长时间后,总算是有了夫妻之实,他的性器终于插入了这
个女王般妻子的小穴之中,缓缓抽插了起来。语曾经就有说过,她在和湘文接触
后,并不排斥、反感他,反倒在与他激吻、让他的性器进入体内后,她的身心竟
有了一些些莫明的奇妙快感涌出,使得性交中的语不由得发出那一声声勾人的低
吟之声,刺激着文更加努力耕耘。

  湘文只见过语的父亲两次,而每次见面时,语的父亲总是摆出一副高高在上
的姿态,并在看向他的目光中总是若有似无的透露出一种深深的蔑视感觉,在这
种情形下,湘文也只当语的父亲是一个认识的陌生人,所以答应语这事让他的心
里没有一点把握。

  同语有了实质夫妻关系的三天后,湘文就从系统里兑换出一瓶六粒,能令一
个人陷入二十年无意识的昏迷的药丸给了语,让语自行操作之后的事。语拿到药
丸后,自是十分惊喜,有感于湘文办事神速,并且不用她提供协助,使得操作此
事的风险减低,于是当天的夜里,语不仅贡献出了她的嘴,连带她的肛门也在这
夜被文佔有。

  ……

  「等下又要过去?」

  「嗯!」

  「对不起,老公,我俩……」

  「别这幺说,是我愿意的。」

  「那你以后也会让她怀孕?」

  「至少先让她怀上,并生下我的种。」

  「啊!我俩还是想不通,她居然会愿意为你怀上。」

  「呵呵!」

  「算了,我俩也不追问了。这样也好,至少我俩最遗憾的事现在有人肯代办
了。」

  「老实说,你俩这些日子就一点都不吃醋?」

  「呵呵!要吃,也是你吃我俩的醋。」

  「我可是绿帽王八,妻子越是骚浪,外面野男人越多,我可是越高兴。」

  「是啦!是啦!我们嫁的是一个不折不扣下贱的绿王八。还不快来吃我们骚
穴里野男人的精夜,好补补身子去隔壁操大她的肚子。」

  「骚老婆,今天你穴里的精液可真多!」

  「我这的还多?我的穴才被内射了两回。琴那更多,她可是被射了三回。」

  「是吗?那我可要……」

  一个月后,别墅的客房里。

  「来啦?」

  「来了。」

  「一个月时效可到了,如果我今夜仍未怀上,以后你可就要……」

  「嗯。」

  「那你还等什幺?」床上的语用勾人的语气说着这话时,脱了轻薄的睡衣,
翻身翘起了她浑圆的臀部。走进房里的文看着语的大美臀以及两股间那道诱人的
深沟时,哪还忍耐得住……

  一个多月后,语达成了愿望,她的父亲突然陷入了昏迷,至此语得以摆脱家
族。

  「我有了!」

  「有什幺……你怀上了?」

  「嗯!」

  「真的太好了!」

  十数日后,文和语的性交约定早已到期,虽然不能再操语的小穴,但他每晚
却可以撸管射精,射出的精液通过漏斗流进语的小穴深处。这一日,语突然给了
他一个惊喜,确定已然怀上了湘文的孩子。

  又过了三个多月,语生下一名女孩。湘文结婚近二十年,终于有了自已的亲
生骨肉,自是十分高兴,而语总算是完成了同湘文的协定。

  说来奇怪,语生完孩子后,竟然性欲大增数倍,并且渐而对男人有了感觉,
而后在这家中受到丈夫、丽、琴的潜移默化,她只强忍了不足半月就加入到丽、
琴两名骚妻的队伍,晚晚同去那变态的会所。

  三年后,湘文一家已然成了那个会所里最高档次的淫贱夫妻会员。之后过了
半个月,一家的别墅外突然来了两个穿着黑衣的陌生人,由湘文开门把这两人迎
进自家后,他和妻子们在厅里跟这两个黑衣人交谈了数个小时。送出陌生人后,
当天夜里的主卧中,文、丽、琴像是努力说服着语,而语的神情十分纠结,透出
了不舍的情绪。

  两日后的清晨,黑衣人上门,没隔多久后,蒙着眼的文和三妻从这别墅里走
出,由黑衣人领着上了车,去到了一个陌生之地。文的一家在这陌生之地经历了
种种变态、淫贱的测试……而后这家人就这幺从世界上消失了。

  又过了一年,文和语出现在一档节目的拍摄现场,他们是这节目请上台的最
后一对夫妻,在他俩之前已然上去了三对。他们起先是坐在台下观看着这档类似
相亲的节目,他俩上台后,就一直面着不远处的美女主持人,台前较远位置上环
站着二十位男性,而背后的台下则坐着大量观众。

  「欢迎收看姻绿贱缘,我是主持人李珏。现在台上所站的是今晚最后一对夫
妻,先请这夫妻做个简单的自我介绍!」

  「大家好!我是廖湘文,旁边这位是我的妻子。」

  「大家好,我是刑语,旁边这位是我的丈夫。」

  「丈夫,你今年几岁?」

  「33。」

  「妻子,你呢?」

  「27。」

  「你俩结婚多久了?」

  「将近四年。」

  「哦!两人二十多岁才结的婚呀?」

  「嗯。」

  「这幺迟呀?那你俩婚前肯定是……」

  「我只同两个女人有过性生活,她们也都是我的妻子。」

  「哎,这幺说连台上这位,你一共有三名妻子?」

  「是的。」

  「那妻子呢?」

  「我只同一人……就是我前夫。」

  「啊,原来你是破鞋,有过前夫呀?」

  「嗯!」

  「那同前夫有孩子吗?」

  「有。」

  「几个?」

  「两个孩子,一男一女。」

  「那在你嫁给现在丈夫之前,他是知道的吗?」

  「知道的,他不介意我结过婚。」

  「丈夫,你那两名妻子都找到奸夫了?」

  「找到了,就剩语了。她眼光比较高,所以我这才带她来上这档节目。」

  「那你算是来对了,看看四周站着的二十个英俊、强壮的男人,相信你妻子
总能从中挑到合心意的。呃,对了,你们是想找一个,两个,还是……」

  「一个就好。」

  「嗯。妻子,你看了这幺久,台上站着的这二十名单身壮男中,有没有看中
了哪位?」

  「嗯……」

  「哪位?害羞的话,你就走近我,悄悄在我耳边说出他的号码。」

  「15号。」

  「明白了,回去原位吧!」

  「现在是自由提问时间,由这刻起,主持人我就不参与其中,舞台交给你们
和那二十位壮男们。」

  「3号壮男。」

  「她嫁给你后,一共给你戴了多少顶绿帽?」

  「324顶,每顶都不同男人。」

  「哦!有点多了。」

  「3号、12号都灭灯了,3号你说说理由。」

  「几个还行,但是几百个……我不喜欢将来的骚妻被那幺多男人操。」

  「12号呢?」

  「一样的理由。」

  「呵呵!接下来,5号。」

  「你同现在的丈夫有孩子吗?」

  「有,一个女儿。」

  「听完回答后,5号、8号、16号、十八号灭灯了。5号,你的理由?」

  「是这样,我想将来的骚妻第一个生下的,是我同她的结晶。」

  「明白了。其他的壮男也是吗?」

  「嗯。」

  「下面由6号来提问。」

  「丈夫,你现在多久同你妻子交媾一次?」

  「结婚后,我们只有过一个月的交媾期,为的是生下我俩的孩子,之后只在
每年的结婚纪念日,我俩才……」

  「这样一来,你一年只有三天能交配啰?」

  「嗯。」

  「看来丈夫的回答让6号还有其他的壮男都很是满意,他们都没有灭灯。下
面是7号。」

  「骚妻,你能不能走过来我站的灯后,与我试试我俩的性器是否匹配?」

  「可以。」语回答后,走到7号所站处,趴在灯台上,撩起她的短裙,7号
则站在她的臀后,跟着下体一挺,语顿时张口发出一声诱人的低吟之声。

  「19、20号突然灭灯,什幺原因?」

  「我不喜欢7号插过的女人。」

  「那20号呢?」

  「理由一样。」

  「好了,妻子归位。接下来是10号。」

  「我成了她奸夫后,你这绿夫也会与我们住在一起吗?」

  「会,我们一起生活。」

  「1号、2号、10号一起灭灯,不用说,你们是不想与绿夫一起住?」主
持说完后,三人都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12号。」

  「我成为奸夫后,能跟别的女人交媾吗?」

  「这个……除家里的,外面的……不行。」

  「4、11、13、17号。」

  「你们呀,他可是有三个骚妻还不满足,还想着……下面,14号来问!」

  「奸夫同骚妻交媾时,绿夫会在一旁伺候,并接受同性吗?」

  「能!」

  「6、9、12号同时灭灯,什幺原因?6号。」

  「老子不搞基!」

  「你们也是这幺想的?」

  其他几男也点头。

  「哦,丈夫有话说。」

  「搞不搞基是随你们的,真没必要为这事而放弃。」

  「呵呵,别管他们,让他们后悔去。只剩7号、14、15号还亮着灯,有
些危险了。你们两夫妻还有什幺想问的吗?」

  「没有。」

  「妻子你呢?」

  「我有几个问题想问15号。」

  「你可以发问了。」

  「你一共操过几个女人?」

  「二十个。」

  「都是人妻吗?」

  「是。」

  「这样……我可看看你的鸡巴吗?」

  语这话问出后,15号笑了笑,对语招招手,语很快走上他站着的灯台后,
两人面对面站好时,他让语蹲下去。一会儿后,语重又站起,然后返回丈夫的身
旁。

  「接下来通过一段短片,让亮灯的三位更深入的了解一下台上这对夫妻的资
料。」主持人说完后,他身后不远处突然出现了一张悬浮在半空中的虚拟屏幕,
播放出一段视频。

  屏幕上,文和语夫妻俩先是边说边讲,简略的介绍了他们所住别墅的地点、
面积、车库……跟着进入别墅,介绍一层的大厅,健身房、游泳池、工人房……

  接着上了二楼,光脑室、客房……重头戏则在别墅三楼,内里共有八间透明
的卧室,左右各三间,最里面的一间是三面透明,这七间住的正是奸夫跟骚妻,
而位于七间正中位置、四面墙是全透的那间,住着的则是绿夫湘文。

  「老婆和奸夫们所睡的房间,想让我观看时可以调成透明,不想看时可以调
成黑色。而且这面透明墙有着特殊的功能,设定后还能让人的身体穿过墙去。中
间这房是我这绿夫一人所睡,住在这透明不能变化的屋里,下贱的我在这家里时
便没有任何隐私空间。」

  「你这绿夫真是够贱!不过看完短片后,我有些不明白的地方想问问。」

  「您问。」

  「丈夫,你不是只有三个妻子吗?就算她们和奸夫们一人睡一间,也才佔了
三间,为什幺你这三楼要……」

  「这是妻子们建议的,她们允许我再找第四个老婆。」

  「再找也还不是让奸夫们日,对你来说根本没有分别。」

  「因为我还想要一个孩子,最好是儿子。当然主要的还是为妻子和奸夫们着
想,让配对的奸夫和骚妻厌倦私下交换时可选的人。」

  「我明白了。台上还有三个壮男没灭灯,分别是7、14、15号。现在到
了你们夫妻的选择时间,从这三位中挑出一人作为骚妻的奸夫。」

  「老公,我们一起同他们……然后挑选出……」

  「嗯!老婆你决定吧!」

  「主持人,我和老公商量后,打算……」

  「这样呀?那就让我来安排吧!」主持人一说完,马上快速走入了后台,片
刻后,他重又回到台上。转眼后,舞台正中出现了一个虚拟的小房间,房间出现
后,文和语进入其中,跟着主持人招手让7、14、15号来到台上,轻声对他
们说了一番话后,14号壮男先行走进那虚拟小屋。没多久后,紧闭的虚拟屋内
先是一阵低吟,接着「啪啪」声传出,而后……

  台下观众、台上主持人、壮男们,自然知道那三人在这小屋里干些什幺。台
上台下之人听着小屋里传出的交媾呻吟声时,大多数男女都把一只手伸到自已的
下体中动作了起来。

  将近四个小时后,舞台中的呻吟声终于停止,亮灯的三男中,最后一位15
号出来片刻后,虚拟小屋消失,内里的文搂着一脸春色、站立有些困难的语挪回
到自已的位置上,主持人也跟着来到他俩的斜侧不远处,夫妻俩的正前方,现在
站立的正是那三名壮男。

  这时主持人开口道:「妻子,你现在顺着大腿往下流的白色液体是……」

  「对面那三人的精液。」

  「你和他们三人性器交流了那幺长时间,现在告诉我,你的选择是谁?」

  「15号。」

  「选他的理由呢?」

  「嗯……我第一眼看他时就觉得很舒服,然后……他的性能力最强,能满足
我,又能很好地羞辱我的丈夫。」

  「你的绿帽丈夫?他是如何做的呢?」

  「他不像先进去的7号、14号,一进入小屋后就只顾着操我,忽略了我的
丈夫。他进入后,先是让我丈夫吸他的鸡巴,吸硬后让我丈夫跪在他的身后,他
一面操着我,一面诱使我和他一同用言语去羞辱着在后方帮他推臀部的丈夫,并
且……」

  「绿夫,他的精液味道如何?」

  「嗯,很不错。」

  「那好,两夫妻是选定了?」

  「是的。」

  参加完这辑节目后,语先是作为15号(项英)的女友,同他进一步交往起
来。一个多月接近两个月时,语领着那男人住进了别墅,如夫妻般共同生活,语
晚晚同他睡在同一张床上,两人夜夜荒淫无度,有时还会让湘文加入。

  三个月后,文、语、项英来到了一所如女性阴户般奇怪建筑的一间房里,一
位长像平凡的中年男子坐在椅子上,抬头微笑接待了三人,而后开口问道:「你
们谁是绿夫?」

  「我。」文应道。

  「证带了吗?」

  「带了。」

  「拿来。」

  「给。」文、语两人把几年前注册的结婚证递给了那个中年男人,中年男接
过去后,粗粗翻看了片刻,然后把证放入他右侧下方一个造型另类的仪器上几秒
后,重又递还给了文和语后说道:「接下来……」

  三人听完中年人所说的话后,伸出右臂放松垂落在台上,中年男先是用手握
着语的小臂抬起,然后说道:「下面我问的问题,你可要如实回答,这可关系到
你们的未来幸福。」

  「嗯!」

  「10为满值,感情上,绿夫和奸夫在你心中所佔的比例是……」

  「4:6。」

  「说仔细了!」

  「绿夫6,奸夫4。」

  「很好。」中年男子听后点了点头,跟着又问道:「性方面上呢?满值仍为
10。」

  「1:9,绿夫为1,奸夫为9。」

  「哦!你和奸夫、绿夫会共同生活吗?」

  「是的。」

  「那如果两夫出现矛盾时,你站在哪一方?」

  「奸夫。」

  「生活方面呢?」

  「我想想……」

  「性生活方面呢?」

  「绿夫只在结婚纪念日那天,奸夫可以天天。」

  「除去那天,在性方面,你认为绿夫平时要怎样做?」

  「在家里除了每年那一天,平日里他只准用口舌伺候我和奸夫。同家外的单
身女性发生性关系后,要确保能娶她回来,否则按婚内出轨算,需要受到惩罚。

  奸夫不得同家外的任何男(女)性发生实质关系,否则……「

  语说了许多,从煮饭、买菜等等的小事,到性生活、生育等私密方面的事,
她都一一讲给中年男听。中年男早已戴上左侧放着的那个小巧、圆形的光脑,然
后倾听着语所说的种种。

  「就这幺多?」

  「嗯。」

  「下面轮到奸夫。」

  「家务,除我愿意外,否则由我的骚妻、绿夫负责。我同意他俩在结婚纪念
日时,绿夫可以同骚妻做爱。不过平日里,绿夫应自睡一房,并且尽可能少接触
或不接触我的骚妻肉体。我与骚妻无论何时何地都可以在言语、肉体上肆意羞辱
绿夫。除非得到我和骚妻答应,否则三人时,绿夫不得自慰射精,不得让骚妻怀
上他的孩子。」

  「就这些?」

  「完了。」

  「接下来是绿夫。」

  「我会承担起家中大部份的家务,不与骚妻同床共睡,尽可能减少接触到妻
子的肉体。我的鸡巴除了结婚纪念日那天,平日里,妻子的嘴巴、骚穴、肛门,
绿婚后永远只让家内的奸夫内射,子宫只允许怀上奸夫的孩子。」

  「你想要的权力?」

  「我可以随时进入奸夫与骚妻的房间,每个月能保证至少让我自撸或射精十
回。」

  「绿夫所要求的,你俩同意吗?」

  「同意。」

  「好了,马上为你们注册。」

  湘文说完后,中年男先是语,后是奸夫跟绿夫,抓着他们的手臂一一放入到
右边那个能变换形状的另类仪器上,几秒钟后才开口说道:「好了,你们的绿婚
已然成立,所有的资料都已存至……记着,不要违反你们刚才所承诺的那些事,
否则……以后如要修改,需在三人同意下再来我这里办理。」

  「明白。」

  「嗯!」

  「现在你们出门往左拐,去最里面的那间改造室。」

  「谢谢!」

  三人很快来到了一间内有许许多多奇怪仪器的房间里,一个长相清秀、很斯
文的女性朝他们一行迎了上来:「你们是……」

  「绿婚。」

  「奸夫留下,绿夫和骚妻跟我来。」斯文女人说完后,先是转身前行,语和
文马上跟了上去。

  「脱了……骚妻的照片呢?」

  「在我这,给。」

  「绿夫胸下……骚妻左乳、臀部……骚妻其它部位都恢复成……没错吧?」

  「嗯。」

  「啊,还有就是阴毛……处女?」

  「都不用。」

  「那好,进去吧!」清秀女这时手指了指他们站立处的右方两个像是开盖太
空舱的物体,示意两人躺入其内后,她走到一个工作台前,戴上了光脑等着。

  躺入太空舱里的文和语一瞬间就昏睡了过去,再醒来时他俩都不知已过了多
久。这时舱盖打开,两人从中出来,湘文的胸下腹上多出了「绿帽王八」四个绿
色的大字,而语的左乳上有着「项英」两个金黄色大字,那个「项」字的「贝」

  右边那竖是穿过了语的左乳头,令她这边的整个乳头变成了金黄色。

  语低头看到自己的身体,特别是乳房、性器的神奇变化后很是欣喜,打量时
不由摆动起身子,而她两片臀肉上一边有一字,合起来的「婊子」二字,很快就
被她的绿夫文瞧在了眼里,惹得他的性器不由得勃起。

  下午回到别墅里的语和奸夫,到了夜里时自然把卧室的三面墙调得透明,并
且疯狂地交媾了一宿,直把在那屋盯看着这一切的湘文弄得性奋难眠。

  第二天清晨,语先行起床,梳洗下楼时,文已在饭厅里戴着光脑,投放出虚
拟屏看着新闻。文看得入神时,已走至餐桌的语刻意地弄出些声响,让文知道了
她的到来。在语坐上餐桌前,文已经关闭了虚拟屏,摘下光脑,转进了厨房,端
着他早已弄好的早餐回返到语所坐的边上。

  「小弟,今天的早餐有哪些?」

  「嫂子,有你最喜欢吃的……」

  「嗯,不错。那我就开动了,你也抓紧点。」

  「是!嫂子。」

  语端坐着用起早餐,而文则在跪在桌底,语的双腿间。

  「小弟,嫂子的骚嘴好看吧?」

  「太美了!」

  「很骚臭是吧?」

  「嗯。」

  「那里面可是混合着我和你大哥一夜的精华液体,这滋味想来能让你十分满
意吧?」

  「满意!我太喜欢了。嫂子,你能把腿再分开点吗?」

  「好啊,不过你可得负责为嫂子接一泡晨尿。」

  「嫂子,你还没尿呀?那还等什幺,都尿到小弟嘴里。」

  吸吮声在饭厅里持续了有近半个小时后,突然一阵粗重的脚步声行近饭厅,
惹得正舔吸语骚穴的文不由把头钻出桌来。当看到来人是谁时,文的脸上转而露
出了一种更为讨好的下贱神情,对着走近之人呼道:「大哥!」size]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9-08-19更新.